失踪人口铖钺

我,尼古拉斯赵四,一个戳爷这辈子都得不到的女人。

大概是年少的时候,依然沙雕??

大概是江澄和魏无羡没有经历过生离死别和一堆破事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江澄此人,杏目红唇,却没有一分女子的俏丽,只有少年人的意气风发和与生俱来的风度贵气。


魏无羡此人,身长玉立,俊朗无双,尤以一双桃花眼最为勾人。说话间忽然笑起来,桃花眼定定地望下来,就是无情也总给人情意绵绵的错觉。


听说江澄恨不得把他这双祸人的眼睛蒙起来。


这样的两个人扣着手站在一起,竟比今日春花宴的赏花还要更赏心悦目。


前者着青葱色长衫,像只清瘦的青竹,后者穿着端正的宝蓝色,却偏偏笑的像只花蝴蝶。


不知道魏无羡对江澄说了什么,惹得江澄笑起来,然后就听魏无羡低声喊了一声:“晚吟。”低下头去后“唰”地一声打开了手中的折扇,挡住了俩人的脸。


看样子,是亲上去了。


周围一片此起彼伏的抽气声。


江澄推了一把魏无羡却被他得寸进尺地搂住了腰往自己这边压。


只是分开时,江澄脸红,魏无羡唇红。


魏无羡笑得开心,手中的折扇摇得颇为欢快,忽然被江澄拉住衣领低下头去,也不知江澄说了什么,只见魏无羡突然脸色苍白,他努力微笑道:“我的好晚吟,就不能饶了我吗?”


江澄不说话,只是高深莫测地笑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如果站羡澄,那么江澄说的可以理解为:今晚别想上我的床。

如果站澄羡,那么江澄说的就可以理解为: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?

我们江澄大概就是外人目前害羞,回家让你下不了床??


︽⊙_⊙︽








羡澄 甜蜜生活??或者沙雕??



我个人认为这是对很亲密的人一种亲昵的行为。(因为我会 干这种事情~( ̄▽ ̄~)~)


如果觉得不尊重人的,也请不要恶意评论,出门左拐,谢谢。


坚持认为这是一篇有点甜的沙雕。


江澄坐在床榻上,看魏无羡蹲下身去,忽然起了玩心。他抬起一条腿,把脚踩在了魏无羡脸上。


过了一会,见魏无羡没有反应,他又抬起脚来,用脚趾去扯魏无羡的衣领,反反复复,不亦乐乎。


魏无羡也不恼,只是忽然抓住了他的脚踝,江澄把脚往回缩,试了两次,无果。他索性把另一只脚也踩上了魏无羡的肩膀,换了个舒服的姿势,看看他想干嘛。


魏无羡对他笑了笑,低下头去亲吻他的脚背。从江澄这个视角看下去,能看到魏无羡长而浓密的睫毛,以及自己脚踝上一排到现在依然清晰可见的牙印。


除了脚,魏无羡还特别喜欢他的手,经常亲吻他的手背,在情事中会一根一根亲吻他的手指,甚至是舔他的指缝。


江澄不是个耐心的人,魏无羡却特别喜欢这样做,往往是江澄被他亲得不耐烦了,强行打断。


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做到一半魏无羡会突然拉起他的手咬他的指节,直到江澄喊疼才放手。


反反复复,却没有人想去改变。


魏无羡抬头,坏心眼地去挠江澄的江澄的脚底,江澄极怕痒,挣扎起来,没控制住力道,真的一脚踹在魏无羡脸上。


魏无羡:。。。。。????


江澄被他震惊的表情取悦了,-边笑一边骂他活该。


魏无羡一只手按住他的腿另一只手把人往榻上压,俯下身来要亲他,被他嫌弃了,:“亲了我的脚还想再亲我的嘴,滚。”


魏无羡不说话,只是笑着看他。


江澄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,撑起身,擦了擦他的嘴,亲了他一口,“这是什么小王八蛋。”